再论法定货币

从尼克松总统终结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,虽然绝大多数国家都发行自己的货币,但美国才是发行储备货币的国家,其他国家都以美国政府发行的美元为自己发行货币的储备。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,整个世界都依赖政府发行的货币运行。这种货币安排常被认为是正常和无须质疑的,但实际上,研究一下占主导地位的货币即美元的硬度是很有必要的。

从理论上讲,创造一种人为稀缺的资产并赋予它货币的角色,是可能的。世界各国政府在放弃金本位后就这么做了,比特币的创造者也这么做了,但结果却截然相反。在法定货币不再和黄金挂钩之后,纸币的供给量增速高于黄金,因此大家看到的结果就是纸币的价值相对黄金大幅下跌。1971年,美国的M2约为6000亿美元,而如今已超过12万亿美元,年均增长6.7%。相应地,1971年,1盎司黄金的价值是35美元,而今天它的价值超过了1700美元。

从政府货币的历年表现来看,不同国家的货币在不同时期的存量-增量比呈现出一幅喜忧参半的图景。发达国家货币相对稳定和坚挺,其货币供应的增长率通常为个位数,增长率的变异系数相对要大得多,在通货紧缩经济衰退时期也会发生货币供应量的收缩。有些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则多次像普通消费品一样发生供应量的暴涨,导致灾难性的恶性通货膨胀,洗劫持有者的财富。

看看货币供应量年均增幅最高的那些国家,就相当于看了一份在1960~2015年出现过的广为人知的剧烈通胀的国家名单:
再论法定货币

下表则列出了当前外汇市场的前十大货币,以及它们在1960~2015年和1990~2015年的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年均增长率。在1960~2015年,十大最具国际流动性的货币平均增长水平为11.13%,而在1990~2015年,这一数字为7.79%。

虽然并非所有国家和所有年份的数据都是完整的,但整体看来,从1960年-2015年,全球各国货币供应量平均每年增长32.16%。1990年以后的情况要好于以前: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数据显示,对于经合组织成员而言,1990~2015年,广义货币供应量年均增长7.17%。

7.17%的货币增量看起来不算高,但只需要10年时间货币供应量就会增大。对比黄金2%-3%的每年增长率来说,则货币供应量翻倍需要30年左右。通货膨胀始终是一种货币供应增长的现象,普通的通货膨胀也许大家忍忍就过去了,但恶性的通货膨胀对人和社会的打击巨大。

货币崩溃,消费者、生产者和工人无法完成相互之间的支付,于是社会在过去几个世纪中发展起来的生产和贸易结构随之崩溃,商品这种人类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开始消失。资本被摧毁,被变卖,以维持基本生活所需。首先是奢侈品消失了,然后是越来越多的生活必需品也难以寻获,直到人们退回到野蛮原始的生活状态,每个人都尽量自给自足,努力确保最基本的生存需求。随着个人生活质量的显著下降,绝望开始转化为愤怒,人们开始寻找替罪羊,此时最具煽动性的、机会主义的政客就会利用这种情况,煽动人们的愤怒以获得权力。最生动的例子是20世纪20年代魏玛共和国的通货膨胀,它不仅导致了世界上最发达和最繁荣的经济体之一的毁灭和崩溃,而且助推了阿道夫·希特勒的崛起。

法币发生恶性通胀的情况并不鲜见,根据史蒂夫·汉克(Steve Hanke)和查尔斯·布什内尔(Charles Bushnell)对恶性通货膨胀的定义,即一个月内物价水平上涨50%,那么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,这样的事情发生了56次。汉克和布什内尔的定义核实的历史上可考的恶性通货膨胀有57次,[7]只有1次发生在货币国家主义时代之前,那就是1795年在密西西比泡沫之后,法国发生的恶性通货膨胀,其实它也是政府货币造成的,其推手正是“纸币发明者”约翰·劳(John Law)。

政府负责货币供给的问题在于,通货的硬度完全取决于那些主张不扩大货币供给的人的政治实力。货币硬度只来自政治约束,而在物理上、经济上或自然上,政府生产多少货币完全没有任何限制。牲畜、白银、黄金和贝壳的生产都需要付出大量劳动,且不可能一下子大量生产,但是政府货币的生产只需要政府的法令就够了。

历史表明,政府将不可避免地屈服于货币供给膨胀的诱惑。无论是纯粹的因为贪污腐败,还是因为“国家紧急状态”,又或者是受到通货膨胀学派泛滥的蛊惑,政府总会找到一个理由和方法来增加货币供给,扩大政府权力,同时稀释货币持有者的财富。这与铜生产商为了应对铜的货币需求而开采更多铜没有什么不同;它奖励货币的生产者,但惩罚那些选择用铜来储备财富的人。

由于货币的市场选择被政府命令拒绝,政府将发行的纸币强加于人,20世纪成为不健全货币和政府万能的世纪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支出和赤字不断增加,货币不断贬值,政府离健全货币也越来越远,同时,政府控制的国民收入份额越来越大。随着政府越来越多地干预生活的方方面面,它越来越多地控制着教育体系,并在人们的头脑中植入了一种观念,即经济规则不适用于政府,政府的支出越多,经济就会越繁荣。像约翰·梅纳德·凯恩斯(John Maynard Keynes)这样的学者在现代大学里教授的理念是,政府支出只有好处,没有成本。毕竟,政府总是可以印钞票,因此在开支方面没有真正的限制,它可以用这些钱来实现选民为它设定的任何目标。

对于那些崇拜政府权力、喜欢极权主义的人,比如20世纪许多极权主义的政权来说,这种货币安排是天赐之物。但是,对于那些珍视自由、和平和合作的人来说,这是令人沮丧的时期,经济改革的前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暗淡,政治进程使货币理智越来越成为一个幻想。正如弗里德里希·哈耶克所言:在将货币从把持它们的政府手中解放出来之前,我相信我们再也不可能重新获得良好的货币。现在的情况是,我们能做的,只是以聪明迂回的方式引入一些它们无法阻止的东西。

在哈耶克提出上述论断30多年之后,比特币产生了,世界各地的人们开始有机会用一种新形式的、市场自由选择的货币进行储蓄和交易。比特币的表现满足了门格尔、米塞斯和哈耶克对健全货币的要求。健全货币要求的原则有两个方面,一个是肯定市场对常用交易媒介的选择,另一个是否定政府干预货币体系的倾向。比特币恰好都满足。

 
本文来源: 每日商业报道 文章作者: 每日商业报道

声明:《每日商业报道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   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