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瑞德IPO: 高端仿制药的学术推广,“猫腻”多!

上月,创业板新受理了四川科瑞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科瑞德)的首发申请。其计划募资7.45亿元,分别投入生产基地(制剂)建设项目、研发管线平台项目、营销网络升级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。
 
招股书显示,科瑞德是一家专注于中枢神经系统疾病,集化学原料药、化学制剂和医疗器械研发、生产及销售于一体的综合诊疗方案提供商。目前,公司已上市产品主要为中枢神经系统疾病药品及医疗器械,从具体产品来看,枸橼酸坦度螺酮胶囊(律康)、注射用丙戊酸钠(比清)及盐酸替扎尼定片(盐酸替扎尼定片)三款高端仿制药,是科瑞德的主要盈利来源。
 
报告期内,科瑞德分别录得主营业务收入5.10亿元、5.57亿元和6.88亿元,对应净利润分别为9054.26 万元、1.07亿元、1.48亿元,同期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高达92.72%、93.01%和93.13%,2021年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毛利率为86.64%。不过科瑞德引人关注的不只有极高的毛利率,同时其营销费用也超过同行平均水平。
科瑞德IPO: 高端仿制药的学术推广,“猫腻”多!
多次与推广服务商发生纠纷
 
2019-2021年,科瑞德销售费用分别为2.57亿元、2.59亿元和3.27亿元,费用合计高达8.43亿元。各期销售费用率分别为50.49%、46.39%和47.44%,一直高于行业的平均水平47.06%、43.76%和41.70%。同时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仅为14.06%、13.85%和15.35%,不及销售费用的一半。
科瑞德IPO: 高端仿制药的学术推广,“猫腻”多!
 
科瑞德的销售费用主要由市场推广费构成,其分别为1.69万元、1.238亿元及1.622亿元,占各期销售费用比例分别为65.63%、47.88%及49.67%。
 
而且科瑞德还多次因为“推广服务纠纷”涉诉,产生纠纷的服务商包括上海闻趣医药咨询有限公司、贵州健倍科技有限公司、凯里福圣信息咨询有限公司、淄博皓乐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、贵阳福圣康医药有限公司等。但相关信息却未在招股书披露,每日商业报道(www.bizvcw.com)向其发函求证相关事项,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。
 
公开资料显示,上海闻趣医药咨询有限公司2019年成立,注册资金0万,实缴资金50万,社保2人;贵州健倍科技有限公司已注销,社保0人;淄博皓乐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00万,实缴资金0万,社保0人;凯里福圣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00万,实缴资金50万,社保1人。
 科瑞德IPO: 高端仿制药的学术推广,“猫腻”多!

《民事判决书(2020)川0521民初965号》显示,科瑞德因未支付推广服务费被上海闻趣医药咨询有限公司告上法庭。上海闻趣医药咨询有限公司曾帮科瑞德推广“BQ”(比清注射用丙戊酸钠),规格0.4g/瓶,销售单价82.21元,推广费用率为39%(32元)。2020年9月,四川省泸县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,科瑞德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须支付原告推广服务费91.65万元及市场保证金8万元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在贵州健倍科技有限公司与科瑞德的服务合同纠纷案件中,庭审记录明确提及:科瑞德规避监管,在合同中以“推广服务费”形式约定“销售药品返点”给到原告,最后由科瑞德统计医院进货量以后计算返点。因涉及敏感信息,相关民事判决书未被网上公开。
 科瑞德IPO: 高端仿制药的学术推广,“猫腻”多!
推广活动费支出细节未披露?
 
招股书显示,报告期,科瑞德由推广服务商实施的学术推广费分别为 8973.53万元、159.47 万元及75.64 万元,共计9208.64万元。但对于推广服务商的选择程序、推广服务的主要内容、合作定价机制、具体推广活动举办的情况等等科瑞德均未作说明。
 科瑞德IPO: 高端仿制药的学术推广,“猫腻”多!

而关于科瑞德自主举办产生的学术推广活动费也出现迅速增长,分别为0.48亿元、1.03亿元、1.35亿元。其中,仅小型会议一项,2021年支出达到1.255亿元,平均每个工作日50.22万元;尤其是新冠流行的2020年度该项全年花费9302.07万元。关于小型会议具体举办次数、平均参会人数、会议成果,科瑞德又没有详细披露。
 
科瑞德IPO: 高端仿制药的学术推广,“猫腻”多!
此外,关于招股书中提到的“真实世界研究”,科瑞德介绍是针对预设的临床问题,在真实世界环境下收集与研究对象健康有关的数据(真实世界数据)或基于这些数据衍生的汇总数据,通过分析,获得药物的使用情况及潜在获益-风险的临床证据(真实世界证据)的研究过程。
 
报告期内,科瑞德的真实世界研究费快速增加。招股书称,考虑到第三方专业机构具有更高效率,公司真实世界研究逐渐由自主开展过渡到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开展,公司由第三方专业机构产生的真实世界研究费分别为0万元、593.00万元及1642.42万元。
 
不得不提的还有,科瑞德曾出现在一起虚开发票罪的判决书中。根据《费海艳、吴海春、周妤涵等虚开发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》((2021)川1324刑初11号)显示,2017年10月18日至2020年4月23日,费海艳成立的11家公司在没有实际业务往来的情况下,向科瑞德在内的44家医药公司累计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740份,税价合计5977.88万元,并按照票面金额6%左右的比例收取手续费,非法获利120余万元。
 
 
 
  
 
 
本文来源: 每日商业报道 文章作者: 谢冬冬

声明:《每日商业报道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    下一篇